我要的是建议,不是意见

卑鄙的维克多

@归舟
http://itsraining.lofter.com/post/35b868_ce81227

这位lo主翻译了一篇英文维勇同人,非常棒,手机好像没法儿@,等会儿我再转一遍吧。写的算是读后感?严格来说好像不算,只是一些趁机一拥而上的闲话,不成敬意。后文有粗鄙之语。

感谢原作者,感谢译者,这是我见过的最满意的维克多了。每个人心里的维克多都不一样,天然黑的天才也好,绅士的花花公子也好,我心里的维克多就是这篇这样的,严苛的天才,卑鄙的情人,温柔的欺诈师,荷尔蒙的制造机,他一点都不天然,他是故意的。

我非常喜欢靠演技活着的维克多,演技可能是除了花滑以外他最擅长的, 平易近人的微笑,乐意服务的语气,在镜头前连脸颊倾测的角度似乎都可以算好,你刚刚觉得他是个优雅迷人的成熟贵族了,他偏偏又垂下眼,眼睫毛仿佛在你心尖骚动了几下,女孩们心中又划过一场旷日持久的大风暴了:“噢天呐,维克多是这么天真可爱,我们要保护他”

看,维克多不用在冰场上,也有能力拿捏大家的心。他可以是冰上的忧郁王子,也是媒体争相抢夺的宠儿。他仿佛纡尊降贵一般低下尊贵的头颅朝你点头微笑——噢,他不是故意的,若是故意的,维克多还可以做的更好,微笑是他的拿手好戏,你还不乖乖过来做一个被魂控的傀儡?或许可以真的可以用“天真”形容他,过分杰出的天才——尤其维克多这样的,总有几分天真——我做得到,当然,我在冰场上几乎无所不能,什么?你做不到?为什么?明明跟我训练得一样多?——即使是天真,也是锋利残忍的,理所当然维克多的特权。

第三擅长可能似乎的确应该是做爱?这是我充满恶意的揣测。如果勇利不阻止的话,我相信他可以数出一长串女朋友的名单,尽管我怀疑他以前恋爱时候走肾程度和走心程度比例,很可能不太走心,否则谁忍心跟他分手?这可是大家都想独占的维克多,全世界的财富。至于走肾,我非常信任俄罗斯男人的生殖器官。更何况,维克多是个有暴露癖倾向的家伙,他的小维克多必然不小。

他喜欢裸睡,这本不算什么,然而他爱死了泡温泉,尤其喜欢在别人面前君子坦蛋蛋——虽然他不是君子。在勇利面前裸露彻底我也觉得他是故意的,正如文里一样,他自信于自己的身体,然而又不自信地窥视勇利。 我几乎要抚掌大笑,维克多啊维克多,千里迢迢跑来做人家的教练,还未做尽到师徒情意的一半,已经不由自主地利用温泉的地形优势开始出卖肉体,这下可真的是出卖肉体了。温泉的袅袅热气中,维克多悄悄地拉开了攻防战的序幕,可惜日后他才知道,请君入瓮做的太好,防备却是大大不足,各种苦楚只有他自己心里体会了。

维克多算计着很多事情,他大方又卑鄙地出卖自己来引导勇利的前途,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他知道勇利无法拒绝。当然他不仅仅想引诱前途,勇利可是一个要追求“猪排饭之性爱”的男孩子(他的确还是个男孩子),但是在冰面上的时候他是最美味的猪排饭,鸡蛋和肉酱缠绵得正好,不由得维克多不想把面前的男孩子变成男人。

口感饱满温和,冲击力却十足,当这碗美味的猪排饭扑到怀里的时候,舌灿莲花的维克多差点陷入讷讷不能言的危机之中。他逼迫自己冷静十足地安抚对方,保证自己说出的每个字平稳有力,维克多心里叹息,你已经非常美味,我也非常喜欢猪排饭,亲爱的勇利。勇利,他的名字在他唇边黏黏糊糊的,好像猪排饭上的鸡蛋浇汁。

维克多算计得很多,付诸行动也很多,在我看来他本来并没有打算这么投入的——嗯,我指的是他的性器官。抚摸嘴唇绝对不是维克多第一次用了,他必定已经这样引诱过很多人,天真地,深情地,情色地——无论你想要哪种——维克多有能力给你想要的,不过他从不主动,签名也好,恋爱也好。维克多为什么要主动呢?他在距离你很远的地方就已经足够将你击碎,他不用更深入了。

勇利是个例外。维克多从俄罗斯到九州,从手机屏幕前挪开脸凑到真实的温暖的勇利面前。凝视深渊过久,深渊也将回以凝视。维克多终于有被拉下深渊的一天。

他最为自信的演技,好像沦为惶然掩盖自我的一次性道具。平时已经忍耐够久,姑且还能捱过——这还要感谢场下勇利的迟钝——可惜场上的勇利让他完全失去游刃有余进退有度的空间,不,并不可惜,维克多内心深处说不定已经拉响礼炮庆祝勇利在冰场上对他展开的无意识报复,这场报复太美妙,太光明正大,足以让维克多全身战栗,战栗于这场最为纯洁也同样罪恶的引诱。这是他最棒的学生,最完美的恋人(虽然目前还不是,但维克多相信以后会是的),最美味的猪排饭——尤里提醒得很对,维克多就是这样一个无耻地想要操一碗猪排饭的男人。

活该。
维克多早先那么恶劣地,那么明目张胆那么残忍地引诱勇利,就应当做好准备迎来日后对方的回击,虽然是无意识的回击,但维克多显然被打得措手不及。

最早我原本以为勇利应当是维克多的缪斯,迟来的灵感,让维克多在五连冠之后又燃起新的热情,冰场上勇利的成功是维克多最丰盛的回报。可是不对,我感觉并不是这样,哪里不对呢?啊,卑鄙,这里是卑鄙的维克多。在浇灌勇利这株发育不良的苗体的同时,他故意添加了些别的东西进去,虽然他后来极力恪守职业道德,做到专业至上,但是他已经停不下来了。赛场上的勇利是他培育出的果实,显然维克多对这出乎意料的果实招架不住了。这不是回报,这是纯洁如初生婴孩一般的报复。维克多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为时已晚。

他应当感谢勇利的报复这么甜美,岂止是甜美,维克多最擅长用来蛊惑人心的轻怜蜜爱,比不上这场冰上饕餮盛宴的万分之一。

像是神话故事中的那个罪人,身处干涸的深井,上有追兵下有毒蛇,只能紧紧抓住脆弱的藤蔓,悬在半空中求得一时半刻的苟活,然而这时候头顶有蜂蜜滴落,即使是这样生无所依托死不知何处的时刻,罪人也无法抗拒诱惑,伸出舌头,接住甘甜的那一滴蜂蜜——实际上每次我都会想,在镜头看不见的地方,维克多的裤子着火了吗?

维克多有那么多追随者爱慕者,他一直扮演着伊甸园果实的角色,温柔地引领着你犯罪——他是多么不乖的果实。
不过他终于发现自己此时是蛇了,勇利是男人女人们无法抗拒的禁果,维克多一手将这禁果培育成熟,人们被引诱,然而蛇也被引诱了——他的心上人跟他一样远离循规蹈矩。他一向喜欢惊喜,也擅长制造惊喜,维克多带着惊喜来到勇利面前,将这个青涩得犹如处女一样的学生循循善诱的时候,还未曾料到,对方成熟之后,会让自己饱尝被禁果引诱之苦。这份苦被反复咀嚼回味,舌尖却带着旁人无法知晓的浓稠甘味。

说了这么多,让我们更低俗无趣一点:维克多就是个情色感满点的傻逼天才,喜欢作茧自缚,自作聪明然后自作自受,我看的异常开心。再次感谢原作,感谢归舟。

我看过其他英文同人,尤里是个在英文维勇同人里非常可爱的角色,永远脾气火爆,永远急不可耐,永远对维克多的下流和不要脸感到恶心,永远对勇利感到无法宣之于口的无奈。尤里真是个火辣的金发小美人。我对他的期望是十年后不要跟维克多一样秃头。早睡早起,做好肾保养。

下面是一些吐槽:
1冰上王子的大危机!秃头很严重,所有的镜头都难以避开光亮的额头,帅气有一半靠着发型维持,头帘儿变得一天比一天重要,恨不得把头发都扒拉到前面去。才27岁,然而在“额上跑马”的项目上,足以和本尼迪克特比肩。

2维克多讲究和龟毛的程度——看他搬家的箱子和衣服数量——非常适合AU设计师,符合他基佬气息爆棚的职业

3总之我明白了无论维克多要说什么,和勇利交谈的时候要肢体接触才能好好说话,如果是裸体接触就更方便谈话了

4维克多只要一深深看着勇利,我相信他脑海里就会不受控制地出现“想把舌头伸到他喉咙里”“想把老二塞进他的屁股里”之类的。没救的是维克多,不是我

粗鄙之语,不成敬意。

(大家一起来吐槽卑鄙帅气不要脸的痴汉维秃啊
PS能帮我@归舟吗,评论能不能@啊,我没得电脑用,手机也玩不转lof...讨厌的lof真麻烦啊,我也真麻烦

评论(12)
热度(251)

© P茗 | Powered by LOFTER